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澳洲幸运10 > 媒体报道 > 小逄观星|郭志光的手


小逄观星|郭志光的手

发布日期:2022-04-11 12:27    点击次数:159

大众日报社所在地大众传媒大厦一楼大厅挂着一幅写意花鸟——“喜报春色”。每次等电梯,我总爱专注地瞅着这幅画。我瞅了无数遍,刚开始并不觉得很特别,就是一丛牡丹花和几只喜鹊。但有一个周末,雨天,我歇班喝了点儿酒,微醺着冲进报社拿雨伞,抬眼看到了这幅画,觉得花瓣儿在一点点绽放,“饱满”“奇崛”“苍劲”“狂放”等词儿一下子涌进了脑海,我仿佛嗅到了花香,听到了鸟语。我好像懂一点儿画家的用意了。

这是画家郭志光眼里的盛开的牡丹和喳喳叫的喜鹊,这是他亲手一笔一笔画的献给党报的礼物,力透纸背的是满满的对报人的祝福。这幅画是不是小酌微醺后的创作?我想问问郭先生,但一直没有机会。

前不久,画家王宇鹏引荐,我意外地见到了郭志光先生。尽管客居浙江多年,又在济南生活多年,但他一口地道的潍坊话。“这过(个)那过(个)”的一说,我这潍坊人听着就亲切。80岁的郭先生和蔼可亲。这微笑着的长者,用一句俄语幽默地表扬王宇鹏递上来的画集,我捕捉到了潍坊白浪河的余韵。

三十多年前就知道郭志光先生,我的老师陈我鸿、杨象宪先生谈到过他,知道他是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等先生的学生。记得有人这样评价他的写意画:彩墨琳琅,构图饱满,既有吴昌硕的丰满还兼有潘天寿的奇崛。

我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这是一个八十岁老人的手,软乎乎,暖乎乎,暄乎乎,柔弱无骨。这双棉花绒一样的手,怎么会画出苍润淋漓、意气纵横的画呢?画笔握了一生的手,我握着就不想松手。

郭先生在浙江美院学的是花鸟科,那是浙美第一届分科招生,全国共招花鸟画学生3名,郭先生幸运地入选。在校期间,他深受潘天寿之壮美、吴茀之之健拔、诸乐三之浑厚等前辈艺术风格的影响,也从他们的人格和品德等方面获得教益。当年听陆抑非和陆维钊先生的课,一个“活”,一个“严”,让他终生难忘。“我临摹了好多前辈的作品,先学李苦禅,后学吴昌硕,从吴昌硕学用笔、用色,从八大山人学品位。有人说我的画风是南派,也有的说是南北合璧的新派,我觉得不论什么派,重气韵讲格调的追求不能丢。”手摹心追,以形写神,以心造境,凡举笔落墨间,刚而有柔、润而不枯、知白守黑、气韵纵横、墨魂画魄尽显格调中。

郭先生说,并不是画一枝花、添一只鸟就是花鸟画,花鸟画的功夫应该是花之外、鸟之外。这个外,我理解,就是人与周围的自然生态,是人生的感悟,是修养的溢出。花鸟画之“外”,就是人间的烟火气息。像齐白石的几颗樱桃、一只虾,观画者能感受到画之外的气息,简约直率,不乏幽默与天真,那是真实的樱桃和活虾所不具备的,纸上的樱桃和虾,在似与不似之间,有人的灵光。

“我觉得写生更像是营养,要不断摄入,像吃饭一样,不能吃一顿管好多年,要不断吸取新的东西,你笔下的东西才能鲜活,才能更好地表达‘心相’。”走出书斋,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就是要迈动腿,就是不停地动手,手越动越活。

我一直盯着老人的手,这双巧手,这双能创造生命创造美的智慧能手,这是一双重气韵讲格调的手,一双寂寞的手,一双会说话的手,一双懂画懂花懂鸟懂人、能打通古今、接通天地灵气的手,一双端酒杯子的姿势都那么妥帖的手。我想发现这双手的独特之处,其实没有,就是一双普通的手,一双勤劳的手,一双温暖的手。

眼高手高,境界出矣!我想郭志光的这双手,也曾经是新手。契诃夫说:“新手永远靠独特的东西赢得社会的承认。”我想,这个独特,就是新发现,就是新创造,就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把手伸向艺术的苍穹。

我问郭先生,给我们报社画“喜报春色”时,是不是微醺之后?郭先生笑而不答。我再次握住老人的手,想沾点儿灵气。夜幕下他上车,打开车窗,朝我们挥一挥手。我想,那不是写意的姿势吗?



上一篇:回到小镇的95后年轻人: “逃离大城市之后, 我的日子并没有变好”
下一篇:你们公司为什么招不到云技术人才?

Powered by 澳洲幸运10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