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澳洲幸运10 > 新闻资讯 > 参考人物 | “我让明星看起来很有趣”


参考人物 | “我让明星看起来很有趣”

发布日期:2022-03-24 18:13    点击次数:198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1月26日发表题为《安东·科尔宾谈他最喜欢的肖像照片:“我让明星看起来有趣,而不是漂亮”》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说话时,安东·科尔宾正在他位于肯尼亚的家里,指间夹着一条油炸沙丁鱼,放在软视软件的摄像头前,叫人眼馋。他说:“不好意思,有人把这些东西放在我旁边,闻起来太香了,我不得不咬上一口。”

尽管吃着油炸鱼,但科尔宾在非洲过着“健康的生活”,与欧洲的距离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他最新的展览可以在他的海牙工作室和网站de-pury.com上看到,这场展览对他的定位是拍摄各类明星和对象的肖像摄影师。这是因为一些最有名音乐影像背后的这个男人对于被人贴标签感到沮丧吗?

他说:“不。我为自己在这一体裁中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自豪。我只是觉得音乐影像不是我的全部。我是一名肖像摄影师。只是在1989年前,我只拍音乐人。然后我搬到洛杉矶,改变了摄影方式,开始拍摄更多对象——演员、画家、模特、导演,我拍摄的始终是富有创造力的公众人物。”

在我放他回去吃他的沙丁鱼之前,我们讨论了这场新展览中的五张标志性照片。以下是科尔宾的自述。

戴维·鲍伊的注视

我当时在《新音乐快报》周刊做主摄影师,刚搬到伦敦东部的一处空房。《新音乐快报》的安格斯·麦金农要去芝加哥采访戴维·鲍伊(英国摇滚音乐人——本网注),但他们不允许摄影师拍摄。值得庆幸的是,我父母给了我买一套炉具的钱,我把它花在了机票上,出现在了采访地点。机票价格是800英镑,这当时对我来说是一大笔钱,但如果你把生活变成冒险,这些东西会带来回报。

鲍伊的助手说:“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说好了,不拍照。”幸运的是,鲍伊有一次到访荷兰,我把我的作品留在了他的酒店。第二天,这些作品被归还给我,还附有一张写着“谢谢”的字条。我以为它的实际意思是“走开”。但当我去找那名助手时,她看了看她的笔记本,发现自己匆匆写下了:“荷兰最好的摄影师——安东·科尔宾。”所以,我得到了一个机会。她告诉了鲍伊,他同意我拍摄。这非常友善,因为按规定他不能穿舞台装接受拍照。

那次拍摄时间很短,但第二天我们又在酒吧碰面,进行更多拍摄。他是一个很棒的人,绅士、有趣,外表和审美也极好。我记得那里有一台自动点唱机,他点了弗兰克·西纳特拉的歌曲《那就是我眼中的上帝》。

这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它不仅仅是一张鲍伊的照片,它是一种很像基督的东西。这就是你在拍照时所希望的:它超越了通常那些东西。很大一部分功劳是他的。那个注视很美。他当时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也许是:“我想来杯啤酒。”

暮色中的弗吉尔·阿布洛

弗吉尔·阿布洛(美国时尚设计师——本网注)当时正在为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一场他的时装设计展做准备。这就是在博物馆外面,是为《时装》杂志拍的。博物馆窗户上有彩色的材料,我想透过窗户拍摄会很有意思。这是一张有趣的照片。我比人们以为的要有趣得多,虽然这可能更多体现在我的视频中。

就在拍这张照片的那一年,弗吉尔发现了自己的健康问题(他在2019年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癌症,并在2021年去世)。当然,我对此一无所知。这张照片看起来就像是他处在夜幕逼近的日光里。有时候,照片后来再看会有不同的含义。

听说弗吉尔去世时,我确实很难过,因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他不是普通的设计师。他非常聪明。英年早逝。

“5000万美元的照片”

这其实是一张概念照片。主题显然是死亡。达明·赫斯特(英国艺术家——本网注)站在镜头前,眼睛和鼻子都上了妆。他身后是他的作品之一,由昆虫尸体组成。他的夹克上有一个“3301”的标识。我在后期制作时去掉了“01”,因为33是耶稣死时的年龄。

这张照片参照了达明的作品《给上帝的爱》,这个作品是他用一个镶有8601颗钻石的头骨制作的。这并不是我们商量的结果:我只是问他,我能不能拍一张像那样的照片,他表示没问题。我觉得它看起来像是一张5000万美元的照片!

达明是一个外表很普通的人,但借助摄影,总有一种办法可以很好展示他的形象。我崇拜他的大胆。他的有些想法很美好,有些具有挑战性,有些则不是。但这没那么重要。他是一个创新者。

他们是我眼中人

年轻的时候,我不太喜欢外在美。我专注于内在美以及如何让人们看起来有趣而不是漂亮。以前拍摄模特时,我从不知道我还能给已有的外在美增添些什么。但后来我遇到了一些人,他们成了我眼中的人,而不是模特。

这张照片是我上世纪90年代拍的,但直到2020年才在我的书中发表。当时我翻阅了我的照片存档,发现了这些我已经忘记的照片。这种事常会发生:你挑选的照片成为了你对整次拍摄的记忆。你不记得其他。

这是我重新发现的照片之一。我喜欢这张她穿着这只鞋的照片。这是在海德公园附近的一家酒店拍摄的。拍摄娜奥米·坎贝尔(英国超模、歌手——本网注)的裸体感觉是很自然的,因为她看上去非常美丽自然。我觉得她一直很棒。她知道怎么给我感觉。是的,我知道她的凶悍名声,但我从未跟她有过冲突。拍摄音乐家完全不是这样。回想上世纪70年代,音乐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你不会让他们中的任何人把衣服脱掉!

具冲击力的瞳孔

迈尔斯·戴维斯(美国爵士乐演奏家——本网注)当时正在接受理查德·库克的采访,他们允许我坐在那里,但不能拍照。他对理查德并不是特别友好。每当他回答一个问题时,他都会说:“你叫什么来着?”第二天我对他进行了一次拍摄,在酒店房间里,大概五六分钟。他送给我一幅他画的画,真的很不错。我现在还留着。

迈尔斯是个很好看的男人。他在这张照片里的眼神非常犀利。我想他生活中就是这样。这是在他的晚年拍的,当时他正经历很大的痛苦。他注射了山羊血清,这影响了他的瞳孔。这就是这张照片中具有冲击力的地方。他的瞳孔异常大。

迈尔斯与罗纳德·里根在白宫共进晚餐的故事很有名。南希(里根的妻子——本网注)说:“你干了什么事情让你获得了邀请?”迈尔斯回答说:“我五次改变了音乐潮流。除了睡总统,你干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但我很喜欢。

我们是在窗户附近拍摄的,因为我总会借助可用的光。我想不起来为什么迈尔斯会摆出这个姿势,但他很喜欢这张照片,想把它用于专辑《图图》。很遗憾,华纳兄弟公司说专辑照片必须由一位著名摄影师来拍,而我当时显然不够格。于是,他们请了欧文·佩恩。我喜欢佩恩拍的照片,但你可以看到灵感来自哪里。

迈尔斯有一张非常坚毅、表达强烈情绪的脸。很多给我拍照的摄影师都要我摆出同样的姿势。我看起来比他差远了。



上一篇:科创板第一只可转债来了 嘉元科技尝鲜
下一篇:马斯克称特斯拉加州工厂因零件短缺停产两日后已复产

Powered by 澳洲幸运10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